潘貫教授生平傳略

潘貫教授,字凌雲,1907年5月29日生於臺南。幼時在家塾研讀漢文,直至十三歲始接受學校教育。大學就讀於臺北帝國大學,為日治時期少數研習化學之臺灣青年。潘教授畢生致力於拉曼光譜、電化學、放射化學與分析化學之研究,並關心科學教育之發展;擔任臺灣大學化學系教授將近卅年,1958年更膺選為中央研究院院士。潘教授亦能為詩,多年來常以詩明志。夫人林雪治女士,畢業於臺南高等女校,持家有成;育有兩子兩女,按次為永興、淑慧、文慧與永昭。1974年9月2日潘教授病逝臺北,享年68歲。

求學生涯

潘父子聯公為前清武科秀才,日治時期執醫為業。因不願其子受異族教育,故潘貫教授習讀漢文,至十三歲時才送至臺南長老教會中學附屬小學接受新式教育,後相繼就讀於臺南州立第二公學校、臺南州立第二中學,以「為興宗國求科學」為志而進入臺北高等學校理科、臺北帝國大學理農學院化學科。
潘教授於臺北帝大時期即追隨松野吉松教授,大學畢業後又進入同校大學院(即現今之研究所)得文部省獎學金進行拉曼光譜之研究。日治時期臺籍青年多受箝制,就讀大學之人已在少數,能進入大學院者更屈指可數,顯見潘教授之優異。惟松野教授因病退休返日而其博士論文審查遭受延宕,與臺灣首位理學博士之銜失之交臂。

大學時期之研究

潘貫教授在臺北帝大求學期間,受到印度物理學家拉曼(Venkata Raman)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影響,致力於有機化合物之拉曼光譜研究。終日埋首研究室中,從合成各種化合物,到裝置光源、拍攝照片,皆其一人為之,1932年自製發光器成功,曾有詩云:「世人地獄我天堂,暗室雙重紫外光。」1933年之學士畢業論文即是以拉曼效應為題;1933年至1937年間發表的八篇論文中,七篇是與指導教授松野先生並列作者外,有一篇僅為潘教授一人具名,備日後申請博士學位之用,亦可見其貢獻。論文中報告了多種有機化合物特定官能基之拉曼光譜數據,並試圖藉此解決一些化學結構上的問題,對早期的有機化合物光譜研究有相當價值。

光復後獻身研究與教育

潘貫教授離開臺北帝大之後,初執教於臺南高等工業學校(國立成功大學前身)電氣化學科,普受學生歡迎,對臺籍學生照顧尤多。並曾發表關子嶺溫泉成分的研究論文一篇。
光復後北上任教,未改「為興宗國求科學」之初衷,專注於研究與教學,認真培養年輕一代學子,中央研究院院士李遠哲先生、林聖賢先生均出其門下。在臺大任教近三十年,平日除課務外,終日埋首實驗室從事研究,孜孜不倦。其治學嚴謹之態度及關愛學生之情誼,許多受惠學生至今感念不已。
潘教授曾短期擔任理學院院長,謙沖自牧,鉅細靡遺,使院務大有進展。兼任化學系系主任期間,更是竭盡心力,推展系務,建造理化大樓及同位素館(今年已拆除重建)厥功至偉。
潘教授熱心科學教育,1946年曾在《新生報》發表「臺灣科學的前途」,1955-1956年曾為中國自然科學促進會編輯委員會主任委員,為《科學教育》雜誌前後撰文三十餘篇介紹化學新知與國外研究機構現狀。
1961年,潘教授曾受邀參加陽明山會談,針對科學教育問題提出務實建言。

光復後之研究與對臺大的貢獻

除早年的拉曼光譜研究外,潘貫教授任教臺灣大學期間,積極從事電化學與分析化學研究。1955年受中華教育文化基金會資助,由臺大選派赴美國加州大學,進行氧化銀電極之熱力學研究外,足跡亦遍至英、法、德、瑞士等地,進行各大學化學教育與研究之考察。後期進行錯化合物之物理化學研究,測定或計算多種常數及數值,在熱力學研究方面頗有貢獻,並受國內外專家之囑目。
迄辭世為止,潘教授出版有《定性化學分析》、《理論化學》二教科書,並發表相關論文六十四篇,對化學研究者提供寶貴研究資料及科學新知識,貢獻匪淺。
民國三、四十年代,民生困頓,然潘教授拒絕外界兼職工作,除學術研究以外,別無旁騖,專心致力研究,克服國內研究設備及器材之困難,自行純化試劑,設計儀器,促進國內科學之發展與進步。給予學生極佳之經驗,其門弟子蔣樹基先生於四十餘年後,將其在美國化學工業界之成就歸功於潘教授之教誨,可見一斑。

學術榮譽及其他貢獻

1955年潘貫教授獲日本東北大學頒給理學博士之榮銜。
1958年4月潘教授榮膺中央研究院第二屆院士,該次選舉為國民政府遷臺後之首次院士選舉,潘教授為第一位當選院士之臺籍人士。
1951年起歷屆高等考試均受聘為典試委員,並先後擔任教育部學術審議委員會委員、國家科學委員會委員、原子能委員會委員等職,均與其學術報國之夙願相符。
1956年國立清華大學於新竹復校,首即成立原子科學研究所,潘教授兼任教授與研究員,主持放射化學研究之發展,為該校之建設貢獻心力。

吟詩述懷

潘貫教授幼承庭訓,心繫祖國,痛惡日人之統治,習漢文至十三歲始入小學。後仍勤讀不懈,自十四歲初作以後,常以詩紓懷,從詩中可見其熱愛宗邦之情懷。潘教授提到「詩者心之聲也」,受殖民其自由不可得,惟藉舊詩隱影潛行。晚年將自己作品選擇部分集結為《凌雲詩集》(未刊本),依著作時期分作寒窗集(1924-1937年)、孤鴻集(1937-1945年)、光復集(1945-1946年)與秋濤集(1947年-),可視為潘教授一生心情之寫照。
〈寒窗集〉所述時期,跨越潘教授自中學至研究所之學生時期,多為遊歷之作,惟寄寓意於景色之中,表達受異族統治之困頓心情。1937年潘教授離開學校,亦為盧溝橋事變日本開啟戰端之時,藉〈孤鴻集〉表達對戰爭之無奈,憐惜百姓所受戰亂之苦。〈光復集〉則書寫抗戰勝利回歸祖國之興奮心情。〈秋濤集〉作品不多,零星有偶感、贈友、病中紓懷等等。其詩作向少示人,民國39年底傅斯年校長遽然謝世,潘教授曾賦詩三首以為悼念,為芳鄰哲學系方東美教授得知,讀其詩後大為讚賞,贈詩一首,其末句即為「詩史長留海嶠春」。今得潘教授男女公子同意,將潘教授自選詩及晚年幾首未完稿彙印成集,分贈各界,以為本次特展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