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因百先生語錄】

醇酒釀成冤血碧,夕烽幻出舞裙紅,雄才盡後國魂死,綺夢酣時霸業空。

〈哀巴黎且哀佩丹(佩丹或譯貝當)〉

愛不僅僅是收入,那該是一種情感上的開支,沒有盡止,沒有限度,不必求收支均衡或其他利益的開支。

〈愛〉

千古詩人都是寂寞的,若不是寂寞,他們就寫不出詩來。

〈詩人的寂寞〉

 

   

 


 
   

鄭因百教授傳略古典詩詞創作:《桐陰清晝堂詩存》與《清晝堂詩集》
雜文、序跋、新詩:《永嘉室雜文》古典詩研究與箋注|詞的研究、箋注與選本
曲學等之研究與編訂《龍淵述學》與文史雜著評介、賀壽與懷思

 
    意見箱:tul@ntu.edu.tw 聯絡電話:(02)3366-2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