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望著那條如電影膠卷似的燈火車廂馳過,望著火泉似的煤煙洶湧沖上, 他們齊臂歡呼,紛投以石子。
---<寒流>頭---


  • 一個星期以後──高小明請了最長的一次病假──這孩子康復出院。從此, 他的左手巴掌上留下一條永恆不滅的疤痕,看來就和真的壽命線一模一樣。
---<命運的跡線>尾---


  • 薩科洛仆倒在路中央,像一堆包袱。獅頭依然覆蓋著他的頭臉,兩肩裸露在 外,一條胳膊彎彎壓在獅頭下,臂彎裏圍著一汪鮮血。
---<海濱聖母節>尾---


  • 一片綠得發光的稻海,風刮過像一群的羊背,近看則像圈圈旋渦!
--- 《家變》頁83---


  • 火車逐漸消失林裏。天空留著一團亂紗似底黑煙。
--- 《家變》頁83---


  • 難道這是想要寫回憶錄個不成?爺大概是也到了想寫回憶錄的年齡了。呵呵 呵,也得了這種老年病。
---《背海的人》頁2---


  • 爺還特愛濃茶,要濃濃濃濃釅釅苦苦的,一個茶杯裡頭滿滿的泡堆著高達捌 分杯的茶葉。
---《背海的人》頁32---


  • W:抽煙?你要把我嗆死啊!你沒看到這地方連個窗子也沒有!
---<M和W>頁82---

臺大近代名家手稿王文興首頁王文興大事記王文興寫作歷史與風格《家變》稿本與版本《背海的人》稿本與版本
王文興致友人書信王文興著作相關評論王文興教授手稿資料展相關資訊精選書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