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信、手稿、史料
 
  楊教授留下不少書信賀卡、手稿、史料。
 
  賀年卡甚多,包括親友、學生所寄的,最珍貴的是其恩師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川端康成在1931年所寄的賀卡。至於書信,僅選林獻堂親筆函五件,內有1934-35年結婚前後之函,1941年函則言及珍珠港事變前之日美關係,1948年函則為有關臺灣通志稿之事。
 
  他也留下一些手稿,主要是授課之講稿,有明史、南明史、歷史哲學,但可惜未見台灣史手稿。第二類手稿是讀書筆記、雜記,共十六冊,記錄其讀書心得等。另有臺灣省編譯館之撰稿原件等。
 
  此外,楊教授也留下一些真墨。一是1953年60歲時,有感於新春到臨之聯句,一是1949年中秋節,他在士林習靜樓宴客時,他與貴賓所留之題字。
 
  其他,還有具有代表性或較罕見之相關資料。如1925年之《人人雜誌》、1941年士林協志會主辦之《士林文化展覽會》、《士林協志展》資料等。
 
【撰稿者:臺大歷史系黃富三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