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訪人物
虞兆中(工學院院長1972.8~1979.7、第七任校長1981.8~1984.7)
訪談時間
2005.12.7
訪談主題
虞校長治校理念
工作人員

錄影訪問:
許書諭等四位同學

文章整理:
徐柏涵、陳南秀、張安明

訪談整理

 

二〇〇九年,一本記錄虞兆中校長言行與人生觀的書籍《我的圓舞曲:虞兆中校長口述歷史》,由臺大出版中心出版了;在一系列訪談之前,二○○五年底校史館剛正式營運時,與校園文化資產詮釋課程同學們搶先拜訪了虞校長,當我們訪問高齡九十餘的虞兆中校長時,他表示自己的人生觀和許多往事都已錄於民國八十六年出版的《臺大與我》。然而,校長依然很樂意與校史館以及青年學子分享他的生命經驗,我們也很榮幸能聽到虞兆中前校長講述他在臺大度過的歲月。

回顧從前,於民國七十年二月退休的虞兆中,卻突然在同年七月接到主持臺大的通知。這一紙任命書無疑取消了他原本計畫的退休,包括他自己在內的許多人都感到十分驚訝。收到通知後,他當下反應竟是疑惑;他以為自己既非國民黨員,又有個因保釣抗議而遭當局「關切」的兒子,完全不符合當時政府安排校長人選的慣例。虞兆中校長說明,當時其實是行政院長孫運璿大力薦舉,才產生這樣的人事任命。同時間發表的六位校長中,共有兩名不具國民黨籍;一位是中興大學李崇道校長,另一位就是我們的虞校長。

創立八個新單位的成就
談及職掌行政職的經歷,虞校長總會在任期內為自己訂「題目」。擔任系主任時,他一手創設了土木研究所;工學院長任內,打破工學院僅有土木、機械、電機、化工四系的分類,創立新系所。然而,從零開始打造一個系所並非易事。虞校長想出的作法是先安置設備與研究室,提供構成研究所的條件;研究所站穩腳步後,再進一步擴充為學系,不同於其他學校先成立系再設立研究所的順序。比如造船工程研究所就是按照此法,在工科系館與試驗水道完成後,才逐步成立。(【編按】民六十一年落成船模實驗室,民六十二年成立造船工程學研究所,民六十五年成立學系,民八十一更名為造船及海洋工程學系,民九十一年更名為工程科學及海洋工程學系)

另一個成果斐然的新系則屬資訊工程學系。儘管資訊二字普遍於今日,當時很多人卻不了解其用意。因此,虞兆中校長可說是首用「information」資訊兩字成為系所名稱的先驅,並領頭成立資訊工程學系,也成功帶動各大學發展相關系所。虞校長在工學院執掌院務期間,共達成增添二系(造船、資訊工程)、二研究所(造船、環境工程)、二博士班(土木、機械)、二研究中心(工業、地震工程)共八個新單位的成就。(參考《臺大與我》p63)

推動通才教育
接任校長後,虞校長首先便設想自己欲達成何種任務。幾經思量,他將「培養高品質的人才」設為首要目標。校長心目中的高品質人才,是具有承上啟下的使命感、清楚自己與世界的互動關係,並樂意服務國家者。他希望學生能養成健全身心與高尚品德,更懂得人生真諦。是故,眾人琅琅上口的培根名言─「知識就是力量」─被虞校長重新闡發為「知識就是責任」。虞校長認為責任一詞比知識更具正面意義,因為光有知識還不夠,還要擁有才能,並掌握機會發揮貢獻。所以,為達成培育高品質人才的目標,校長提出了通才教育計畫。他以一句話說明自己的理念:「我說,知識就是責任,才能就是責任,機會就是責任。有些人有知識沒才能,有些人有知識有才能沒機會。所以,一旦你有服務的機會,就應該全力以赴,好好做一個人,當一個有貢獻的人類。」

虞兆中校長初始推動的通才課程略分為「社會科學大意」與「自然科學大意」。其工作小組由臺大十三位教授組成,由沈君山教授負責自然科學大意,社會科學大意則交給社會系的葉啟政教授負責。然而,葉啟政教授是當局相當「關切」的人物,連帶也影響政府對此人事安排的干預。虞校長說,政府美其名曰「關切」,其實就是沒有明說的「不滿意」。葉啟政教授選擇的教學團隊─楊國樞教授、胡佛教授等自由派學者─更早在校長接獲通知前,名單便已流入政府手中。儘管如此,虞校長卻不願放棄初衷;他向官員表明,自己會全權負責葉教授的課程規畫及任何提名。

民國七十一年八月二十日至九月二十日,通才教育課程開展前的紛擾持續了整整一個月。情況僵持更讓學生感到擔心,還有人特地勸說校長向有關人士澄清。虞兆中校長猶然憤慨地說,即使要有人跳出來解釋,也是政府該向他說明才對。為了捍衛初具雛形的通才教育,校長要求自己的祕書別讓葉教授知情,以免使他受影響。校長甚至直言:「我這個時期,我負一切的責任!要是有什麼改變的話,我有一個建議,先換校長,然後你們去改變。」正因為如此堅持,臺大的通才教育才能依照原案推行,沒有因此夭折。所以,校長才說:「做一件事情,如果沒有堅定的理念,就表示你有商量的餘地。我是乾脆的很,沒有商量的餘地,你容忍也好不容忍也好,我非做不可。這個通才教育,是很認真的推動了。」

在虞兆中校長看來,通才教育是訓練為人的人品教育,而專業教育則是訓練為事的事業教育,兩者均有其重要性。專業課程應該要有核心課程,並留給學生接受通才教育的時間。校長還記得自己就讀蘇州中學時,全校的研究氣氛相當強烈,教師陣容堅強,學生也相當用功。上大學後,反倒覺得課程不如高中時代生動。所以,虞校長相信大學須提供截然不同於高中的感受,最忌諱無聊乏味、缺少刺激。比起丟給學生教科書,反應更強調探求學問與研究的方向。是故,大學要有其核心課程,而非核心的課程則可盡量做彈性調整。虞校長提到,有一年教育部要調整大學土木系的必修課程,他擔任召集人,結果其他學者大多傾向增加學分數,虞校長反而認為應該減少學分數。他表示,要一個教授增加課程材料,那是再簡單不過了;但要如何在有限的學分數之下,給予學生完整的教育,以學生知識成長為目的,這才更能凸顯教育的精神與教授的深度。

不只推動通才教育,校長在任內也完成相當多的建設。儘管如此,他卻毫不居功,至今仍對全校同仁抱著真誠的感謝。他笑稱自己這個校長職雖然不是官派的黨員,但是無論黨內還是黨外的同仁、學生或工友,都待自己非常好。正也因為他們的支持,自己才能無後顧之憂的實踐理想、讓臺大繼續往前邁進。

懷念其他校長
虞兆中校長談到八年抗戰勝利後,他在中央大學的兩位老師分別擔任了兩所大學的校長,一位是陸志鴻先生,專長材料科學,先是參與接收臺北帝國大學的團隊,再接任臺大第二任校長;另一位則是劉樹勛先生,曾教過他結構學,接任東北大學的校長。當年虞兆中校長受到兩位師長校長的邀約,曾經想到陸志鴻校長主持的臺灣大學任教,但也希望到東北大學。然而,當時(民國三十六年)虞夫人懷有身孕,舉家搬遷行動不便,加上國共戰爭正如火如荼,到了第二年東北已被共產黨佔據,劉樹勛校長也回到南京,所以虞兆中校長遂決定先到臺灣大學,而這一停留,一甲子就過去了。

回憶起臺大其他校長的其人其事,虞兆中校長顯得懷念並感佩。比如傅斯年校長,大家都叫他傅大砲,表彰他連蔣介石也敢質詢的勇氣。然而,傅斯年校長其實非常辛苦。因此,傅校長面臨了龐大壓力,需要不斷與政府斡旋,民國三十九年十二月,他在省參議會報告完臺大校務,一時情緒激動倒地,當晚就在議場過世了。然而,也幸好有歷任校長接續傅校長的努力,臺大才慢慢形成自己的獨特風格。

對虞兆中校長來說,錢思亮校長對臺大良好校風的塑造有著具體的貢獻。例如,錢校長放棄聘任教師的權利,而交由「聘任資格審查委員會」做新聘教師最後的定奪。錢校長剛接任的時候,提出兩位教授的聘任,這兩位教授都曾擔任過中央政府高級官員的職位,其中一位還是他的親家,但評審委員認為他們五年之內沒有論文,否決;錢思亮校長就服從這個否決,這點獲得全校同仁的欽佩(【編按】指:程天放、蒲薛鳳審聘事件)。

錢校長他是怎麼放棄聘任教師的權利?例如某次要聘任兩位教授,依據當時的辦法,一名由出席[校務會議?]代表票選,得票最高者就是新聘教授;而另一名則是校長有權利指定。但是錢校長說,票選結果次多票的那位,就是我指定的名額。錢校長完全尊重校務會議同仁們的決定,兩位新聘教授到最後都是由校務會議同仁選舉產生的。校長有兩項重要權利,一項是用人的權利,一項則是用錢的權利。而錢校長不搞小圈圈,不鞏固他的勢力,一切公開,很少有校長願意像他這樣。

同時,虞兆中校長也佩服錢思亮校長誠實、實在的個性。例如,當時近校門口的洞洞館已經蓋好了兩棟,校務會議上有位教授對洞洞館非常不滿意,錢校長誠實也誠心地回覆:「沒有辦法,第三棟還是會長這個樣子,因為契約已經簽好了,不能改變。很抱歉。」

接任的閻振興校長,延續尊重臺大制度的態度,在最初兩年之內,人事方面沒有太大的改動。甚至,在他任內發表的理、工、醫、農學院四位院長與教務長,通通不是國民黨員,此乃當時少有人敢做到的。至於虞兆中校長自己,推動建設或改革時當然也有挫折或辛苦。然而,校長有個很可愛的個性,他的煩惱從不會出校長室。曾有位基督教徒的朋友晚間致電給虞校長,要為他禱告希望他別太操煩校務,好好休息。校長聞言雖表示感謝,也很直接的說:「先生,謝謝你。不過有一點,我在家裡面從來不煩惱,我的睡眠好得很!」

臺大創舉─催生校園規劃
二〇〇〇年開刀以來,虞兆中校長覺得自己的體能彷彿也跟著被切走,無法正常走路。不過,他仍時常坐車到臺大看看校園。現在臺大的面貌,很大部分來自虞校長所促成的校園規劃。「校園規劃」這個概念在民國七十年初提出可謂臺大的創舉,當時臺灣尚未具有校園規劃的概念,臺大可說首作嘗試。而當時土木系的副教授夏鑄九,主動向他自薦來辦這件事。(參考《臺大與我》p13)

校園規劃其中一項重點,就是椰林大道端點的運用,也就是現在新總圖的位置。當時校園不管是同仁或者是同學,大多認為那個位置上應該蓋建「大禮堂」,但虞校長考量如果蓋建大禮堂,經常會有校外人士借用開會,汽車來來去去,影響師生安全和校園安寧。所以,屬意將該區塊作為總圖預定地,最後,這個構想也確實落實了。

回憶起自己參訪過日本以及美國的耶魯大學、紐約大學;南韓的漢城大學(今首爾大學)、延世大學,發現無論公立或私立大學,只要是該校校長親自接待他的,幾乎無一例外地介紹虞校長參觀他們大學的圖書館,所以這讓虞校長體認到圖書館在一所大學內的重要地位。

然而民國七○年代以前,臺灣只有淡江大學願意投入經費,建設具國際水準的圖書館。當時,淡大張建邦校長有感於留美經驗,試圖將伊利諾大學管理圖書館的方法用於臺灣,聘用專業的館員、使用冷氣、採行開放書庫(當時臺大使用閉架書庫),並同意學生攜帶書包入館。當然,在尚無電子防盜的年代,此舉使他們每年丟失約一千五百本圖書。然而,張校長仍保持樂觀,深信只要大學信任同學,久而久之同學會相對自重自愛。幾年後,淡大圖書館丟書量已減少到一年三、四百本,可見使用者顯著的進步。虞兆中校感佩張校長為了學生的便利,承擔丟書風險的精神。儘管如此,當他詢問當時臺大圖書館的楊日然館長可否比照淡江的方式辦理時,楊館長略有難色的回答:「依據法令,公立大學圖書館是國家的財產,每一本書也都是國家的財產,不能丟的。」所以,虞校長覺得那時的國家法規有時候太過死板,無形中限制了圖書館為使用者服務的宗旨。

臺大校徽產生的過程
臺大校徽醞釀於閻振興校長時代,但當時的討論僅限於行政會議;然而,虞校長希望讓更多人參與臺大校徽制定,所以校徽議題提高至校務會議討論。首先,訂定校徽徵選辦法後,經由訓導處徵求圖樣並審查,最後將前三名的設計圖稿送交校務會議討論,但三個候選圖稿在會議上皆未獲通過。而且,就連臺大是否該有校徽都意見紛雜,有人覺得應該有,有人覺得不妨有,當然也有人持反對意見,甚至提出「我們臺大沒有校徽,就是我們的校徽。」眾說紛紜,但是應該有和不妨有的意見還是佔多數,於是校長決定讓每個學院派出一位代表,組成校徽專案小組來處理這件事。專案小組非常積極,幾番會議討論之後,一年內臺大的校徽終於正式產生了。

提到校徽,我們也好奇校徽正中間的直線有何典故。校長聞言,難掩興奮地為我們解釋,我們校徽中的大王椰子,中央的直線是椰子抽芽,這是一個重點。為什麼呢?原來,負責校徽的六人小組經常去看大王椰子,而發現到大王椰子抽芽的特色,因為椰子樹抽芽才會長高。校長堅定地說:「不抽芽的校徽,不是我們的校徽。」抽芽象徵著生生不息!永遠的進步!持續的成長!

充分尊重學生
虞校長表示,大學的關鍵在尊重與信任學生。雖然大學生們還很年輕,但在求知與其他各層面卻都是師生互相影響的雙向關係。民國七十二年四月,大學新聞社申請舉辦臺灣言論自由座談會。題材觸及政治敏感之故,這些同學先試探性地提出計畫,以為學校必定否決。誰知,校長竟一口答應其請求;後來,更吩咐訓導處讓學生全權規劃與運作座談會。想起這段往事,虞兆中校長語帶回味:「他們的種種啊,我都要讓他們自己去設計,絕對不要干預他。我就怕訓導處要給他們一些制式,怎麼樣怎麼樣…我說往往得到反效果。」結果,座談會初試啼聲便大獲好評。

還有一次,民國七十三年,臺大於舊體育館舉辦的畢業舞會首次對外公開,兩位新聞記者想要入內採訪,被同學阻擋在外,記者抗議同學妨礙新聞採訪自由,現場險些爆發衝突。經訓導處同仁出面協調,雙方才各讓一步,負責舞會的同學同意記者進入會場,但不准近距離拍攝,以保護舞會內同學的隱私。校長誇讚由此可見同學們的腦筋不錯,思考周到。

此外,工學院的刊物《臺大工訊》曾委託時任院長的虞校長檢查,以符合當時的出版品審核程序。儘管如此,虞兆中教授卻不願任意扣留、更改文章。他表示:「既然要委託我的話,我就是不審查!他假使寫的有問題,我告訴負責的教授。你即使要改變,也要跟他們商量、跟他們談,教他們什麼地方不妥。我說絕對不能隨隨便便改變。」因此,《臺大工訊》保留了投稿者自由發表的傳統,同儕間能夠互相交流。當然,校長也提到《臺大工訊》並未達到讓人百分之百滿意的程度,學生們永遠都有精益求精的空間。總而言之,校長肯定大學生處理事件、表達看法的能力,值得師長予以尊重和信賴。

欣賞學生服務隊
校長對課外活動也相當重視,因為學生活動不只培養了學生的能力,還能促使他們持續改進。他尤其欣賞學生辦活動時認真、負責的態度與作風。眾多臺大學生社團中,寒暑期的社會服務隊令校長特別印象深刻。民國六十七年,當時的工學院虞兆中院長曾隨農村服務隊至雲林口湖鄉,停留了二十四小時觀察同學們的整體運作,感到非常滿意。虞校長說:「而且那次我有個深刻的印象,就是清晨六點多起來,發現臺大同學們早已穿著整齊,一問之下才得知,原來鄉下的孩子一早會跑來找他們這些大哥哥大姊姊,所以同學們不敢穿著隨便。」

又有一次,虞校長參加另外一個服務隊,看到原本較叛逆而蓄意留長髮的臺大男同學,為了讓純樸鄉間的民眾能更接受他們,竟自動修剪成短髮,這很令虞校長感動。即便食宿條件不佳,住慣都市的同學們也下定決心努力適應,更因此對當地產生深厚感情。其實,校長當年拜訪服務隊時,該社團與合作對象海山村莊已有十年交情。村長也對虞校長坦言:「我們起先以為你們都是平地人啊,敬而遠之了,不敢接受你們,不敢跟你們親近。時間久了,雙方才彼此信任。」又如獸醫系同學的綠島服務隊,更曾經遇過接生小鹿的突發狀況。由此可見,不論碰到什麼難題,學生們都要自己設法解決,也得學會和合作機構融洽相處。所以,校長非常欣賞課外活動。

與虞兆中校長的訪談,讓我們看見校長對臺大師生持續的關心。虞兆中校長於任內所作的眾多建設,在今天的臺大有著不可磨滅的貢獻。從校長的往事中,我們也看見了一個為教育與學問奉獻的老者,更彷彿感受到虞兆中校長將傳承臺大精神繼續傳承的溫暖意志。

近八旬的臺大,藏有多少奇聞逸事,讓我們一起發掘尋訪臺大生命的軌跡。
在回應校史講古之餘,若您想分享精采且鮮為人知的臺大正史或野史,
歡迎透過e-mail投稿:historygallery@ntu.edu.tw,謝謝。
You are welcome to submit stories about NTU, please e-mail to historygallery@ntu.edu.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