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園地
箭頭
徵集與典藏
箭頭
照片記憶
箭頭
口述歷史
箭頭
臺大故事
箭頭
校史軌跡

 

+校史短片

 

+臺大簡史

 

+校史紀事

 

+臺北帝大沿革史

 

+臺北帝大年表

  +其他校史文獻

 

箭頭
歷史上的影與音
 
 
 
首頁 > 記憶園地 > 校史軌跡 > 臺大簡史
臺大簡史
《臺大校史稿》為一680頁鉅冊,其中「沿革篇」亦多達18,500餘字。2008年秋,校史館於製播校史短片之際,濃縮校史沿革篇而成本文。因謙卑自持檢視校史,期臺大每一份子皆能自我提升、臻於卓越,故文內不避檢討與責備之詞,敬請閱讀者諒察。
本文經歷史學界李東華教授(前臺大文學院院長)指正。

國立臺灣大學的歷史明顯分為兩階段,即1945年以前的『臺北帝國大學』與其後中華民國的『國立臺灣大學』。
八十年前,民國17年,西元1928年,日本的昭和3年,當時尚被日本統治的臺灣,在臺北市富田町,也就是現在本校所在地,誕生了臺灣第一所大學,臺北帝國大學,是日本九所帝國大學中的第七所帝國大學。
日本人原本並無在殖民地設置大學的打算,但在主客觀形勢發展下,在1920初公布了新的「臺灣教育令」,開始籌設臺北帝國大學。設立之初,原本訂名為「臺灣帝國大學」,後來為求與日本內地命名一致,而改名「臺北帝國大學」。1925年,先設臺北高等學校,三年後,1928年,於總督上山滿之進任內,依據日本敕令第三十號「臺北帝國大學?」,成北綜合性的臺北帝國大學。
臺北帝國大學的設置,是日本政府為了培養經營臺灣的日本人才;同時,也有鼓勵臺灣子弟留在臺灣受教育,以避免臺灣學生因為留學日本或中國、歐美等地,而接觸反日或赤化的思想之意;再者,也希望藉由臺灣地理上的條件,發展以臺灣為中心的華南與南洋的人文與資源研究,為帝國的南進政策做先鋒。當時的學制,是採用「講座制」,講座制的理念在於引導學生從事學術研究。每個講座由一位教授主持,專攻一科。每學年於五月初開學,隔年三月下旬舉行畢業典禮。

臺北帝國大學時期(1928年3月至1945年8月)

幣原 坦 (Taira Shidehara)(幣原坦,臺北帝大第1任總長,任期1928.3—1937.8)
1928年3月17日,日本政府公佈實施「臺北帝國大學官制」、「臺北帝國大學組織規程」及其他相關法令,並任命幣原坦為首任總長,臺北帝國大學正式成立。
幣原總長畢業於帝國大學(後來更名為東京帝國大學)文科大學國史科,於1925年受臺灣總督伊澤多喜男之邀,前來主持臺北帝國大學的規劃與籌建,校址選定臺北市富田町原臺北高等農林學校校地,這所農林學校成立於1919年,臺北帝大成立後,即併入帝大成為附屬農林專門部。
帝大成立之初,僅設「文政」與「理農」兩個學部,以及一個附屬農林專門部。1928年4月30日舉行第一屆新生入學宣誓,5月5日開始上課,1931年春天,始有第一期畢業生共46人,其中僅五位臺灣子弟。1936年1月,幣原總長推動增設醫學部於臺北市東門町臺北醫學專門學校內,臺北帝大的綜合大學體制大體建制完成,遂於5月17日舉行創校8年來第一次盛大開學典禮;幣原總長於隔年,1937年9月,奉准退休。退休前一兩個月,臺北帝大獲得臺中州管轄下之能高郡番界地山林240甲,設置山地農場,就是現在位於南投縣仁愛鄉山區的臺大山地實驗農場的由來。

三田定則 (Sadanori Mita)(三田定則,臺北帝大第2任總長,任期1937.9—1941.4)
1937年9月,臺北帝大醫學部部長三田定則教授繼任臺北帝大第二任總長,期間於1938年獲總督府同意將臺北病院移為醫學部附屬醫院,1939年4月增設熱帶醫學研究所,1941年4月帝大增設豫科於士林芝山岩。不久,三田先生辭去總長一職。

安藤政次 (Masatsugu Ando)(安藤正次,臺北帝大第2任總長,任期1941.4—1945.3)
1941年4月,由臺北帝大各學部全體教授自校內、校外素具資望之人士中先推舉總長人選,再複選出當時的文政學部部長安藤正次教授繼任第三任總長。同年12月,日本政府因應戰爭失利,將大學修業年限自三年縮短為兩年半。1943年3月設立「南方人文研究所」及「南方資源研究所」,針對華南與南洋地區有關思想、宗教、民族、歷史、經濟、法制、天然資源進行科學調查與研究。同一月份,理農學部則分立為理學部與農學部,而附屬農林專門部亦於4月時與臺北帝大分離,改制為臺中高等農林學校,就是現在中興大學的前身。5月因應軍事及經濟上的需要,正式成立工學部,為臺北帝大第五個學部。1945年3月底,校園遭受聯軍致命性空襲,臺北帝大各學部紛紛向臺北近郊之汐止、三峽、北投、景美、陽明山及中部的田中、北斗等地疏散。

安藤一雄 (Kazuo Ando)(安藤一雄,臺北帝大第4任總長,任期1945.3—1945.8)
空襲聲中,工學部部長安藤一雄教授於1945年春末接任臺北帝大第四任總長。數月後,8月15日日本投降,中國國民政府設置臺灣教育復員輔導委員會,委任曾經留學日本的羅宗洛博士,來與安藤一雄總長辦理接收臺北帝大的工作。總而言之,臺北帝大的規模,在交接之際主要有文政、理、醫、工、農五個學部114個講座,三個研究所,一個豫科,成為日後臺大以文、理、法、醫、工、農六個學院以及一個先修班進行教學研究的基礎。

國立臺灣大學(1945年8月迄今)

羅宗洛 (Tsung-lo Lo)(羅宗洛,臺灣大學第1任校長,任期1945.8—1946.7)
羅宗洛博士,於1945年11月15日正式接收臺北帝大,國立臺灣大學於焉成立,該接收日成為臺大的校慶紀念日。
隨羅校長前來接收的團隊成員,有中央大學的陸志鴻、馬廷英教授,有浙江大學的蘇步青、陳建功、蔡邦華教授等;到臺灣之後,再加入臺北帝大醫學部的杜聰明教授,以及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文學博士林茂生先生兩位臺籍人士。這些協助接收工作的教授們,多數出任臺大各學院的第一任院長。
羅校長於接收工作完成後,開始進行本科生以及先修班的招生作業,新生於1946年元月陸續開學。然而,當時臺大經費須靠臺灣省政當局支應,行政長官陳儀竟欲藉此干涉臺大校務,羅校長多次請求甚至親自返回南京請求行政院與教育部協助,都無法解決根本問題。於是在1946年8月7日請辭獲准。羅校長在接收之際所堅持的理念,例如:學術無國界應該大量留任優秀的日籍教授、堅持保留預科(改名先修班)以盡力維持過渡期臺大學生的水準、規畫接收日本四個帝國大學在臺的演習林、續辦南方人文研究所與南方資源研究所以及熱帶醫學研究所等等,都有超乎常人的眼光。
羅校長接收之初,臺大一度名為「國立臺北大學」,後經行政院會決議,1945年12月15日教育部令,改定今名「國立臺灣大學」。

陸志鴻 (Tse-hong Loh)(陸志鴻,臺灣大學第2任校長,任期1946.8—1948.5)
1946年夏天,羅校長堅辭臺大代理校長之時,臺灣行政長官陳儀向教育部推薦陸志鴻接替臺大校長一職,陸校長於8月13日就任臺大校長。
上任不久,即因經費不足,華南人文研究所與華南資源科學研究所暫停研究。1947年元月,臺灣省立法商學院併入本校法學院,這就是臺大徐州路校區的由來。2月28日,臺灣發生了影響社會極為深遠的悲劇,二二八事件。臺大公私物資損失不大,但是文學院教授林茂生的遇害,卻成為事變中高等教育知識分子遭難的具體代表,更是臺大校史上不可磨滅的傷痛。8月,大學先修班奉准停辦。10月1日,《國立臺灣大學校刊》創刊,透過報刊定時向全校師生報導校務的傳統,延續至今。臺大校刊的創刊號封面上,刊載著臺大第一首校歌,由中文系主任許壽裳填詞,指揮兼交響樂曲作家蔡繼琨先生譜曲;可惜同學們認為詞曲過於深奧而不接受這首校歌。12月29日舉行臺大的第一屆全校運動會。1948年5月陸校長卸任臺大校長的職務。

莊長恭 (Chang-kung Chuang)(莊長恭,臺灣大學第3任校長,任期1948.6—1948.12)
莊長恭先生於1948年6月就任臺大第三任校長,莊校長為中央研究院院士並曾任中研院化學所所長。
莊校長一上任努力改革,卻遭遇嚴重的人事難題,曾邀請前校長羅宗洛先生來校協助;然終為大量解聘不適任教授與後續衍生問題、學生反對續招轉學生而鬧學潮等等接二連三狀況,於12月7日離臺赴南京請辭,結束在臺短暫六個月的大學校長生涯。

傅斯年 (Ssu-nien Fu)(傅斯年,臺灣大學第4任校長,任期1949.1—1950.12)
1949年1月20日,傅斯年就任為本校第四任校長,之前曾任北京大學代理校長、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所長。傅校長是五四運動著名學生領袖,北伐後領導史學界從事新史學運動,聲譽卓著。抗戰期間出任國民參政員,名聲滿天下。
傅校長就任後,對於教室實驗室學生宿舍之興建,圖書儀器設備之增購,教職員聘任之慎選,新生入學考試之公平嚴格,學生課業之重視及生活之照顧等等,莫不竭盡心力,使臺大顯現新興氣象。
1949年爆發「四六事件」,軍警到學校宿舍抓走學生,傅校長極力為無辜涉案的學生奔走,乃得減輕學生的傷害;並在事件期間,一週內密集召開行政會議三次以圖立刻解決危機,並親自撰寫昭告全校師生的布告,以穩定校園內不安的人心。4月16日召開臺大第一次全校性的校務會議,為期兩天。至今,校務會議一直是臺大最高的校務決策會議。7月時,接收臺灣中部山區省屬第一模範林場,日治時期東京帝大演習林撥歸臺大,就是現在臺大實驗林的由來。而此時,農學院與經濟部合辦水工試驗室,開啟本校與國內外機構合作的序幕。11月15日於臺大第四次校慶大會上的演說上,揭示之「敦品、力學、愛國、愛人」四事,日後更成為臺大的校訓。
1950年12月20日,傅校長列席臺灣省議會第五次會議,於會場報告校務後,猝患腦溢血,於當晚11時辭世,校內外同感哀痛。其後傅校長骨灰長眠校內植物園,取名「傅園」,並鑄「傅鐘」以資紀念。二者成為臺大校園名勝,傅氏亦成臺大精神的重要象徵。

錢思亮 (Shih-liang Chien)(錢思亮,臺灣大學第5任校長,任期1951.3—1970.5)
傅校長為臺大鞠躬盡瘁,暫由文學院院長沈剛伯先生代理校長。1951年3月臺大教務長錢思亮先生繼任本校第五任校長。
1954年7月,本校與臺灣省立師範學院(今臺灣師範大學)、臺灣省立農學院(今中興大學)、臺灣省立工學院(今成功大學)等四校辦理聯合招生,以後陸續有其他學校加入,成為大學聯合招生制度的濫觴。同時,臺大經費由省府預算改為中央編列預算。1964至1965年間,因之前與軍方交換校地,而得以購入臺北縣新店安坑地區農地約19公頃,成立臺大安康農場。1966年2月7日,行政會議通過化學研究所博士班自三月起開始招生,為本校創設博士班的開始。1968年12月正式頒布臺大校歌,由文學院長沈剛伯教授填詞,中國現代音樂先驅趙元任博士譜曲,校歌傳唱至今。
錢校長在任十九年餘,期間對於慎攬師資、擴充設備、增設系所、改進教學等等,皆能周諮竭慮,規畫精詳。又能與國內學術單位及國外著名大學進行學術合作,接受委託執行各項專題研究計畫,對於提升臺大學術水準與增進臺大名譽,有極大貢獻。

閻振興 (Chen-hsing Yan)(閻振興,臺灣大學第6任校長,任期1970.6—1981.7)
1971年6月,錢校長接掌中央研究院,閻振興先生繼任臺大第六任校長。
1971年學生為抗議美國公開承認日本擁有釣魚台主權,發起保衛釣魚台活動,掀起臺大學生抗議遊行風潮。1972年底至1975年夏,發生「哲學系事件」,學校解聘多位言論立場不同於政府當局的哲學系教師。1976年,獲得校友捐贈臺北縣石碇鄉5公頃山坡地供學校進行植物學研究。1977年12月,校務會議通過成立「國立臺灣大學校園規劃委員會」,對於校區空間使用與配置,進行永久性的整體計畫。1979年7月與美國賓州州立大學締結為姊妹校並簽署學術合作協定,為臺大與國外大學締結姊妹校的開始。
閰校長任內,國家面臨許多劇變與挑戰,例如1971年10月退出聯合國,1978年12月台美斷交,1979年12月,發生島內重大政治案件「美麗島事件」等,社會環境頗多動盪。

虞兆中 (Chao-chung Yu)(虞兆中,臺灣大學第7任校長,任期1981.8—1984.7)
1981年8月,虞兆中校長就任臺大第七任校長。
重視全人教育的虞校長,在大力籌畫推行通才教育下,於1982年9月公告了「通才教育課程科目」,分「自然科學大意」以及「社會科學大意」兩科,期望培養臺大學生能自我啟迪創造力。同年的11月15日校慶典禮上,公布臺大校徽,自此臺大有一凝結全校向心力與精神的具體象徵。虞校長以行動重視校園規劃,完成《臺大校園規劃方案》。此時,校園內學生開始挑戰大學訓導制度,虞校長與學生團體互動得宜,多次順利化解歧見,開拓了後來校園民主化之路。

孫震 (Chen Sun)(孫震,臺灣大學第8任校長,任期1984.8—1993.2)
1984年8月,孫震先生就任臺大第八任校長,也是第一位臺大校友出任的校長。
1985年,《國立臺灣大學校刊》停刊,改為定期出版《臺大校訊》,以增加全校師生員工對校務之了解,並加強與外界之聯繫。1988年春天,經學生們多年來不斷爭取,學生的代聯會改為學生會,代聯會主席改為學生會會長,由全體學生直接選舉產生。1987年6月,成立管理學院,是自1945年建校以來,第一次擴增學院。1989年初的校務會議通過實施系主任與院長推選制度,以落實教授治校的精神。1990至1991年間,臺大師生積極投入社會運動並扮演領導者的角色,例如,「野百合學運」、「學術界反對軍人組閣」、「100行動聯盟」,促使未來臺灣社會真正落實自由、民主與開放。1992年底,校務會議討論通過「國立臺灣大學校長人選推舉委員會組織章程」,首開國內各大學自行選薦校長的先例。
孫校長在任期間,力促學校管理制度化,逐步推動校務發展,並致力艱鉅的校地清理及回收工作,並對校園建設有長遠的構想。

(陳維昭,臺灣大學第9任校長,任期1993.6—2005.6)
1993年2月,孫震校長轉任國防部長,由教務長郭光雄先生代理校長;6月22日,第一位由臺大同仁自行選薦的校長,陳維昭先生,就任臺大第九任校長;自此,有了明確的校長任期制度。
1993年8月起,因應學術發展及時代潮流,陸續增設「公衛學院」、「電機學院」、「法律學院」、「生命科學院」,亦積極加強與國外大學的學術交流,約與140餘個國外大學簽訂合作交流。期間,臺大校區亦在中央與地方政府的支持下,陸續增加了水源校區、竹北校區、雲林校區,以及宜蘭臨海工作站。

李嗣涔 (Si-chen Lee)(李嗣涔,臺灣大學第10任校長,任期2005.6—)
2005年6月22日,陳校長任期屆滿,新選出李嗣涔先生接任臺大校長。
李校長以國際宏觀的視野,帶領臺大爭取到教育部邁向頂尖大學計畫的大額補助款,使臺大得以具體踏實地向國際一流大學之林邁進。此外,配合國家及社會發展需要,以及國際學術發展趨勢,積極將賦有致用性之科系發展為專業學院,例如初期的牙醫與獸醫專業學院,以整合教學研究資源,並提升產學間的密切鏈結。同時,著重學術研究與科技發展之時,亦強調培養校園人文素養以及社會教育責任,於是成立臺大藝文中心,以及啟動臺大博物館群計畫,顯現臺大對全人教育養成的決心。

(結語)
綜觀臺北帝國大學自1928年三月,由日本政府創立,其後經歷四任總長,歷時17年,至1945年臺灣光復,遂由國民政府接收,易名為「國立臺灣大學」,迄今又歷一甲子餘的歲月。日治時期之教學與研究,雖不免受到日本政府南進政策之影響,然學術研究及師資、圖書儀器設備等仍具良好的水準。光復後,本校再經十位校長、兩位代理校長之努力,在穩定中不斷成長、邁向國際化。學生人數由最初的臺北帝大六十人,增為三萬三千人;學院由原先的兩個學部,增為十一個學院。回顧過去,放眼未來,臺大將繼續秉持「敦品勵學、愛國愛人」之校訓,作育英才,鑽研學術,回饋社會,並努力追求卓越,向世界一流大學之目標邁進。

國立臺灣大學校史館2008.11.15.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