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頭
校史館影音導覽
箭頭
校史館線上漫遊
  +籌館誌
  +臺大精神
  +舊總圖特色/舊貌重現
  +大事紀要
  +學校象徵
  +學院榮耀與成就
  +追求卓越
  +社會關懷
  +校園生活
  + 檢討與反省
  +校園變貌與地景軌跡
  +跨世代座標記憶
  +校友脈動
  +臺大出版中心書店
  +川流廳
   
 
 
首頁 > 線上觀覽 > 校史館線上漫遊 > 檢討與反省
檢討與反省

四六事件、白色恐怖
民國38年四六事件,導火線可推於3月20日警察取締臺大、師院學生共騎一輛腳踏車而爆發肢體衝突,並逮捕學生,因而兩校學生接連向警察局進行三波請願抗議活動未果,臺北市的大學和中學生宣佈成立「學生聯盟」串聯抗議。國民政府對於校園運動活躍份子早已經嚴密監控,因而軍警未經校方處理,即於4月5日開始拘捕學生並包圍兩校部分的學生宿舍,6日軍警攻入宿舍,荷槍實彈逮捕學生。臺大師生與傅斯年校長開始透過自組「營救會」並以法律途徑營救被捕的學生。但是四六事件後,5月19日臺灣省警備司令宣布臺灣戒嚴令,12月7日中央政府撥遷來臺,全面壓制共產思想,開始大規模肅清匪諜,本校不少無辜師生亦被牽扯其中。黑名單上的師生,有的逃離臺灣,有的慘遭槍決,有的遭判三至十五年徒刑,有的雖被釋回但被長期監視。民國84年本校校務會議通過組成「四六事件資料蒐集小組」,歷經兩年作業期間,86年提交《臺大「四六」事件考察》報告書,書末建議校方訂定4月6日為「臺大學生日」,永誌不忘,並示警惕。

臺灣人民自救宣言
民國53年9月20日本校政治系彭明敏教授與本校畢業同學魏廷朝、謝聰敏印製<臺灣人民自救宣言>,針對臺灣前途提出了總統普選、政黨政治、保障人權、健全文官、革除貪污、遷徙自由、廢止特務、裁減軍隊的八點原則,以及「建立新國家」、「制定新憲法」、「加入聯合國」等三大目標。豈料尚未發出,就遭逮捕入獄,後歷經牢獄、特赦、軟禁、偷渡、通緝、流亡等生涯。
自由中國殷海光
民國53年秋天,文學院新生在臺大的第一堂共同必修課「理則學」,殷海光教授在普三(已經拆除改建舊普通教室)大階梯教室,以出自全生命的真誠講出他們在臺大上課聽到的第一句話:「人活著就是要追求真理!」殷先生是一位捍衛自由思想的學者,他堅決反共,早年投入國共鬥爭的思想戰場,誠如他所在<思想自由與自由思想>一文中指出的:「共產黨連不說話的自由都不許你保有」,這是畢生追求自由的殷先生所無法忍受的,他來臺後批評國民黨亦是出自對自由之熱愛,然其言論自由卻不容於當局。殷先生好學如渴、深思如井,下筆如泉湧,著作等身,對學子探究自由真理影響極深。民國55年殷先生出版《中國文化的展望》,隨即遭禁,家宅被監視,雖身為臺大教授,卻被禁止授課。原訂民國56年7月被迫離開臺大,此時前後胃癌病發,錢思亮校長遂復發聘書。58年9月16日殷先生病逝臺大醫院,後以「自由思想者殷海光之墓」立碑安葬自由墓園,約略可見其生平志業。
保衛釣魚臺
民國60年4月9日美國公開承認日本在釣魚臺的主權,12日清早,僑生社團「香港德明校友會」為了抗議美、日侵犯釣魚臺領土,勇氣十足地在校園內發出他們心中的吶喊:「釣魚臺是我們的…」14、15日僑生團體發起抗議遊行,前往日本、美國大使館進行抗議,掀起愛國熱潮。15日下午代聯會發起「支持政府及抗議美國荒謬舉止」的簽名活動。16日上午學生代表前往美、日大使館遞送兩千五百名臺大人簽名抗議書,當晚校方於體育館,集合各社團負責人及班代表召開「保衛釣魚臺」座談會,通過成立「保衛釣魚臺委員會」(簡稱保釣會),集中全校力量統籌保釣行動,一波一波保釣座談、演講、簽名運動、抗議聲明於焉展開,最後於6月17日臺大同學進行大規模示威遊行,到美國大使館前抗議。在當年嚴禁任何社會運動的政治氣氛下,臺大學生勇敢地對時局與國際現勢提出理性表達與訴求,也埋下學生關心社會、與聞國是、校內校外的政治革新呼喚的種子。民國61年5月15日美國即將釣魚臺行政權移轉日本,於是14日下午代聯會主席與四位幹部在象徵臺大精神的傅鐘下絕食靜坐一日,最後校方用救護車載送靜坐學生前往臺大醫院急診處打點滴。15日臺大保釣會發表了<忠告美國青年書>,旋於5月22日於《大學新聞》、《代聯會訊》刊登啟事宣布臺大保釣會解散。
烽火杜鵑城
過去訓導處(即現在的學生事務處)對學生刊物有審稿制度。審稿制度令人詬病處不在其審查學術理論與研究方法的對錯,而在於箝制思想、干涉言論、控制輿情。《大學論壇》、《大學新聞》、《臺大青年》、《臺大法言》等等刊物,更是屢遭不切實際甚而錯誤的修改,或面臨停刊的處分。法代會於民國60年10月15日舉辦「言論自由在臺大」的演講,受到校園內外熱烈的迴響,因為學生雖然只在訴說校園的不自由,卻很清楚地是抗議籠罩在整個社會上的威權壓迫。隨後接連舉辦「民主生活在臺大」、「全面改選中央民意代表」、評論<一個小市民的心聲>等等演講或辯論活動,在在展現師生追求落實自由民主理念的殷切。
【洪三雄、陳玲玉提供】
退出聯合國
民國60年10月26日上午我國駐聯合國大使周書楷在聯合國大會上宣布: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自此中華民國步入國際孤兒的坎坷道路。消息傳抵校門,師生莫不義憤填膺。校園除數張不很顯眼的海報外,一切尚稱平靜。悲憤的心情藏於內,冷漠的表情形於外,這就是當時的臺大人。但是校園內仍有力量默默的覺醒。《大學新聞》提出強化中央民意機關、革新從革心做起、全民良心自覺;《臺大法言》提出全面改選中央民意代表、掃除貪墨奸商懲治資金外逃、只有臺灣人民有權決定臺灣的命運。
哲學系事件
發生在民國61年底至64年夏的哲學系事件可以說是殷海光事件的延伸,因為在情治人員眼中,哲學系教師不見容於『當局』的言論自由主張,受殷海光先生的影響很大。事件肇因於官派系主任,流為行政干預學術、政治力介入校務的棋子,陸續編造系內多位教師『為匪宣傳』、『赤色份子』等罪名,不予續聘,導致多位教授去職,此一事件對校內其他教師或學生造成了寒蟬效應,在發言或實現人格的過程中,作自我節制,以免惹出同樣的麻煩。事件中陸續被解聘的專任教師有:陳鼓應、趙天儀、楊斐華、王曉波、黃天成、郭實渝,兼任教師有:李日章、胡基峻等人,民國82年立法院要求調查,而澄社亦舉辦座談會紀念此一事件的情況下,本校校務會議通過決議調查本校哲學系事件,組成調查小組,於84年5月28日完成調查報告,校方再於92年12月24日完成受害人賠償事宜,陳校長代表學校公開致歉。
自由之愛、校園普選
民國71年起,大新、大論、大陸和法言等學生社團開始推動代聯會主席由學生直接選舉運動(60年王復蘇競選代聯會主席時亦曾提出該項政見)。75年10月,大學新聞社與其他爭取校園言論自由的社團,以自由之愛為名,開始了一系列對抗校方審稿制度,以及持續推動普選運動。其中最重要的一次活動是發生在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的「自由之愛-肥皂箱的故事」,未向校方申請,就以肥皂箱演講方式,提出他們對大學改革的主張,超過八百名學生參與。此後,跨社團的自由之愛聯盟,以共同擬定的「大學改革芻議」為出發點,舉行簽署活動,設法與校長面對面溝通, 甚至在76年3月24日將校方懸而未決的改革芻議,包括大學法的修正,呈遞至立法院,擴大學生參與校園改革的影響層面。5月11日,自由之愛以「511台大學生日」為由,再度在校園遊行演講。76年初「臺大教授聯誼會」成立,「教授治校」呼聲高漲。77年3月16日,代聯會更名為學生會,會長由學生直接選舉產生,藉由選舉制度變革,學生組織的建構程序更符合民主精神。
野百合學運、知識界反對軍人組閣、100行動聯盟
1989年(民國78年)中國北京發生天安門學運後,隔年(民國79年)三月臺灣學生也展開了「還政於民,重建憲政」的抗議活動。學生們將精神象徵物「臺灣野百合」豎立於中正紀念堂的廣場上,外界因而以野百合學運名之,臺大學生社團在其中的確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投入本次學運的臺大社團,除了傳統以批評性著稱的大新、大論之外,大陸和三研等社團也都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和前一年的北京天安門學運相比,野百合學運幸運地擺脫了悲劇性的宿命,開啟民主進程的臺灣。總統李登輝,不但下令軍警不得鎮壓驅離,還在七天之後接見學生代表,正面回應青年們提出的改革芻議。而這場意義空前的抗爭也在150個小時之後,平安落幕。
同年五月間總統提名軍人郝柏村組閣,因違反憲法第140條「現役軍人不得兼任文官」,學術界發動「知識界反對軍人組閣行動」,本校多位教授參與發起,楊國樞教授任召集人。在學術界與社會各界抗爭多日後,郝柏村上將於立法院行使行政院院長同意權前除役,也確保國家憲政體制不被破壞。隔年學術界、醫界、社運界鑒於長期以往對國體有不同主張的人民,政府可以刑法100條任意拘捕並判刑之,根本違背憲法有關基本人權和基本自由的保障,於是由本校教授為核心宣布成立了「100行動聯盟」。聯盟雖然以「廢除刑法一百條」為訴求,但真正的重點是在去除屬於思想迫害的部份,而政府也終於81年5月修正公佈刑度內亂罪的刑法一百條,臺灣人民的言論和思想自由更獲得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