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訪人物

蘇鴻基 (台大植物病理與微生物學系名譽教授)

訪談時間
2008.12.26.
訪談主題

松本巍教授對我的影響

工作人員

訪問:
張安明、王麗媛(校史館);陳鵬帆(植微系同學)

整理稿:
植微系同學陳鵬帆(大學部)、馮雅智(博士班)

訪談整理

台大校史館今天很榮幸可以邀請到台灣大學植物病理與微生物學系的名譽教授─蘇鴻基老師到校史館來跟我們聊聊他的校園生活。植微系所目前規模雖然不大,但植物病理卻是臺大在台北帝國大學時期的核心研究領域之一,因此,植微系的發展其實和台大有著密切的聯結。這次訪談除了提及蘇教授個人的求學生涯以及校園生活外,當然少不了要談談蘇教授的恩師,同時也是對台灣大學的創立有著深遠影響的日籍教授─松本巍先生的故事。

蘇教授出身於屏東里港的農村,生於1930年3月,祖父為中醫師,同時也是熱心於地方事務的鄉紳。在中學畢業之前,蘇教授所受的仍是日本教育,因此日語至今仍是他最熟悉並且流利的語言。光復後,就讀於屏東中學校(今屏東中學),隨後不久,228事件爆發。因此蘇教授曾經隨著其他學生一起去參加抗議遊行,並且和當時的屏東市政府談判;然而,當時參與談判的領袖,同時也是屏東市參議會副議長的葉秋木先生,在尚未展開談判前即慘遭政府逮捕並慘死於槍口下,響應的學生勢力瞬間瓦解。此事件帶給蘇教授極大的恐懼,因此在進入大學以後,雖然對校內政治思想以及軍事教育不以為然,但是在政治的表達上已經是噤若寒蟬,同時,亦不積極參與社團活動或是讀書會等等組織。蘇教授日後在台大授課期間,由於偶而對時事會有所評論,故當時負責思想監控的人事室二組仍然對蘇教授採取一定程度的監視,甚至在蘇教授欲出國深造時特加叮嚀且勸導。在美國攻讀博士期間,蘇教授亦擺脫不了職業學生的糾纏。當時若非蘇教授的恩師─松本教授的擔保,蘇教授能否全身而退實屬未定;而這些白色恐怖的經歷,時至今日,仍然在蘇教授心中留下揮之不去的陰影。

蘇教授考進台大,但因當時(1951年)國際知名的植病學者─松本巍教授並未回到故鄉日本,反而是以贖罪的心情留在台灣大學繼續從事教職與研究,加上蘇教授家裡務農,故蘇教授選擇進入台大植病系就讀,師從松本教授。

在台大的求學期間,蘇教授受教於松本教授門下,專心於個人之學業與研究。當時的大學生需要學士論文方能畢業,因此在學術研究上需要一心一意,心無旁鶩的付出。蘇教授除了跟隨松本教授四處採集標本研究之外,也常常須在實驗室或是圖書室裡過夜;雖然沒有多采多姿的課外活動,但偶而與同學到傅園或椰林大道上聊聊天散散步,生活中亦不缺乏情趣。

松本教授對於蘇教授的人格以及求學態度有著極其深遠的影響。松本教授對學術的嚴謹、對學生的諄諄教誨、以及對農民的服務精神在在反映於蘇教授的行為處世之上。松本教授為一人道主義者,在日治時期,台人地位普遍低於日人,但松本教授不僅反對總督府鎮壓台灣人,甚至將台人視為己出般關愛;在國民政府白色恐怖時期,部分台大師生被捕入獄,松本教授挺身而出向政府擔保自己學生的清白;若有學生生活困頓,他也會伸出援手,儘可能幫助學生。雖然日籍教授在二戰後受到頗多的排斥與攻擊,然松本教授卻是得到大家的愛戴與敬重。松本教授除了對台灣經濟發展上貢獻良多之外,由於他以英語授課與撰寫研究報告,故當時台大與國際學術的銜接方不至於脫軌;除此之外,松本教授的哥哥曾任日本駐英大使以及內閣官房副長官,透過這層關係,松本教授成立一個中日文化交流協會,讓當時在國際社會中處於弱勢的台灣,在外交事務上能有所突破,不至於孤立無援。

除了植病研究領域之外,松本教授亦重視學生的均衡發展。他自費出刊他對基督教教義之研究心得,希望能健全學生的心理素質。他編纂《台北帝國大學沿革史》,對日後研究台大校史乃至日治史料的學者而言,是一份相當重要的參考資料。

由於松本教授曾在其師宮部金吾的引介下,前往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 UC Berkeley)留學。在柏大留學期間,松本教授與後來以純化病毒技術而得到諾貝爾獎的Stanley建立了深厚的友誼,雙方同行卻不互忌,彼此反而互相交換研究心得與成果。事實上松本教授於1928年舉世首創菸草嵌紋病毒(TMV)之血清診斷法,繼而Stanley於1935年代成功於純化TMV病毒結晶,因此讓人類對於病毒的認識得以迅速躍進。留學美國的經歷不僅讓松本教授體認到學習他國學術研究方法的重要性,並且,觀察他國學術和社會之間的倫理也是一位學者必備的養成條件,故當蘇教授表達只想留在松本教授門下終身學習,並無出國深造的意願後,松本教授以自身經驗勉勵蘇教授切勿有閉門造車的心態;接受他國學術的薰陶,學習對方的長處,才能提昇自己的實力。蘇教授以兩年的時間(1961-1963)專心在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學習,用最短時間拿到博士學位;並且,不像當初多數的台大人一樣留在當地發展,拿到學位的蘇教授學成歸國,回到台灣貢獻所學。

松本教授曾爲台灣社會及產業等等層面作出了許多重要貢獻,但最讓人感懷的事蹟,當屬他爲台灣糖業揪出糾纏台灣甘蔗五年的白葉病之病因的故事。

松本教授原本預計七十歲退休,而日本拓殖大學有意請他回去主持植物病理講座,但在松本教授尚在猶豫是否接受之時,台糖懇請松本教授能留在台灣爲當時令諸多傑出學者束手無策的甘蔗白葉病作一診斷處理。松本教授爲台北帝國大學創校時首批來台的五位教授之一,早已經做好埋骨於台之準備,因此欣然答應台糖之要求,並立即起程至發病地點玉井。松本教授婉拒台糖爲他準備新建住所的計畫,而是隨同其夫人寄居在玉井糖廠裡面的宿舍,展開甘蔗白葉病的研究。松本教授不分晝夜的努力,甚至在夜晚到發病地點勘查,有一次還在過河時失足,差一點發生致命的意外,這樣的辛勞,讓松本教授只用半年時間即抓出病因。他發現,過去研究該病害之病理學者拖至五年仍未能將病因診斷出來的原因,乃是因為傳播此病害的昆蟲到了晚上才開始活動,故若是在一般上下班時間檢視此病害之病源,自然便是緣木求魚。此病害由當時所知不多的phytoplasma (植物菌質體)所引起,故相關研究具有極珍貴的首創學術價值,台大並與東京大學大學同時發表相關之創世研究報告;但就在研究論文幾近完成之際,松本教授卻發現身體出現黃疸之徵狀,卻屢屢因實驗之故未就醫,直到病況惡化到難以忍受,並在台糖總經理的催促之下,才赴台北檢查。由於松本教授對台灣的外交以及經濟上有著諸多貢獻,在檢驗出癌症之後,政府立即安排松本教授返回日本接受治療;當時,松本教授已經無法起身自理生活,甚至必須委請其夫人將實驗植物拿到病床邊讓他觀察病害的變化,然他依舊堅持留在台灣完成實驗並將論文修改至滿意以後方才離台。他的學生不忍他受苦而流淚,他卻打起精神安慰學生,並且對他能夠終身從事植物病理的研究滿懷感激。待實驗及論文一切妥當之後,松本教授返日接受治療。從離台之際到過世之前,松本教授還是關心台灣的實驗,感謝過去他的學生,感謝所有善待他的人,他感謝到最後還是感謝,以感恩的心情步入生命的終點。

 

農業是一門應用科學,所有的研究,都須兼顧農民的需要,故松本教授將為農民解決問題視為一生的志業,蘇教授繼承此志業,在教學上,共為台灣培養了48位碩士以及15位博士,在學術上,則引領台灣在柑桔以及香蕉病害之研究居於全球領導地位。六十年的歲月悠悠而過,雖然已從崗位上退休,蘇教授仍然孜孜不倦的繼續從事植物病害的研究,並應邀至世界各地推廣與指導各項病害防治的技術。2006年,蘇教授獲頒總統農業和平獎,這是蘇教授的殊榮,也是對松本教授的精神一個至高無上的肯定。

 

近百歲的臺大,藏有多少奇聞逸事,讓我們一起發掘尋訪臺大生命的軌跡。
在回應校史講古之餘,若您想分享精采且鮮為人知的臺大正史或野史,
歡迎透過e-mail投稿:historygallery@ntu.edu.tw,謝謝。
You are welcome to submit stories about NTU, please e-mail to historygallery@ntu.edu.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