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訪人物
洪騰勝
(台大商學系校友)
訪談時間
2016.10.21
訪談主題
兄弟飯店董事長的人生回憶
工作人員

訪問錄影:
張安明、陳南秀、杜泰儀
逐字稿聽打:杜泰儀
文章整理:陳南秀
短片剪輯:林施瑩

訪談整理

洪騰勝,1938年出生,台南人,兄弟飯店董事長。被譽為「職棒之父」的他,是一手催生出中華職棒的幕後推手,並於2016年獲頒台大傑出校友。然而,撇開兄弟飯店的創業維艱、職棒的催生過程不談,此篇訪談文章著眼於洪騰勝的大學生活,一個有血有肉、看到漂亮女生會動心的男大生,以及他學習外語的恆心毅力。

成長歷程
洪騰勝家中共有五個兄弟,他排行老大,家中經營貿易。在他小學五、六年級的時候,家裡就跟日本兄弟工業公司有貿易往來,主要是做工業用的縫紉機。那時候洪家進口的兄弟牌縫紉機,在他父親的努力下,市占率約達七成。由於洪騰勝是大哥,因此更有將家中貿易事業拓大做好的念頭。

六年的長榮中學畢業後,1957年,洪騰勝考進台大政治系,大二轉入商學系。問及當初為何選念政治系,後來又為何轉商呢?他說,年輕時選擇政治系的原因有點記憶模糊了,但其實對政治、商學都感興趣,而不擅長文學、理工領域。在政治系一年的時間,洪騰勝認為給他的幫助很大,尤其是大一教授他政治學的薩孟武教授(當時法學院院長、資深立法委員)影響他最大。洪騰勝從政治系的學習中,得到領導統御方面非常重要的一些觀念,而這些剛好是商學系學不到的。「從商,不只要會賣東西,還要把人管好、組織管好,這需要有政治方面的頭腦」洪騰勝如是說。

雖然在政治系成績不錯,還拿到書卷獎,但是大二的他還是決定轉入商學系。轉系並非為了符合家裡的期待,而是自己的想法,他認為讀商學更能幫忙家中的貿易事業。洪騰勝1961年畢業,當了一年兵後,就開始衝事業,事業起步的前七、八年虧很多錢。爾後,痛定思痛在經營上做了些改變,才慢慢地將虧損補回來並創造營利。1972年,洪騰勝的父親中風不能管事,1974年他帶著雙親與十一箱行李環遊世界八十八天,旅程從東南亞幾個重要的城市開始,到南半球澳洲的墨爾本、雪梨,紐西蘭的威靈頓、奧克蘭,然後再到夏威夷、美國西岸舊金山、洛杉磯,還有賭城拉斯維加斯、又到東岸華盛頓、紐約,接著飛越大西洋到葡萄牙,從南歐到中歐到北歐,回日本之前,在黎巴嫩的貝魯特又住了一個晚上,期間見識了各城市飯店經營的特色。1979年創立兄弟飯店,洪騰勝坦言,如果當初不是因為父親中風不能管事,可能也不容易將積蓄拿出來蓋建兄弟飯店。

大學生活
回想大學時代,洪騰勝自認為自己的大學生活很單純,在學校主要就是念書、上圖書館,跟班上同學也不太熟悉。只有幾個比較要好的朋友,一位是化工系姓顏的學長;一位是同為政治系的日本同學豐澤浩一,建中畢業,父親是林務局的技術人員;還有一位也是政治系的田徑健將林茂雄,他們幾位經常聚在一起,因而洪騰勝還創辦了3H Club。成員主要以政治系同學居多、還包含非台大的中興、師範學校、北商同學,等等共約十個人組成的小團體。這個3H Club團體,每個月聚會一到二次,郊遊、音樂會,什麼會都辦,大家輪流當主席。3H就是一個正三角形,一個頭都一個H。3H代表著榮譽(Honor)、誠實(Honesty)、謙虛(Humility)。與此同時,坊間有一個4H Club,四健會。後來,兄弟飯店的標誌由五個H組合而成,與3H Club有著高度的關聯性,只是再多加了兩個H:健康(Health)與協和(Harmony)。並且兄弟飯店的五個H是有優先順序的,健康第一、榮譽第二、協和第三、誠實第四、謙虛第五。飯店起步初期,洪騰勝在計程車內畫下5H,然後請兄弟飯店的建築師稍微美化,於是變成了現今兄弟飯店的標誌。五個H裡內含一個「大」字,缺一不成其為「大」,所以洪騰勝說這五個H都是努力的目標。

除了3H Club之外,洪騰勝並沒有熱衷參與學生社團,就連他熱愛的棒球隊,也只參加兩個禮拜,主因台大棒球隊打硬式棒球,而從國小到高中都習慣打軟式棒球的洪騰勝,害怕受傷所以就沒有繼續參加棒球隊,轉而去學柔道。結果在跟高壯的男同學比試的過程中,手臂折彎受傷,影響到他後來投球總是感到手臂比較沒有力量。

談及關於當年在徐州路法學院上課時,有什麼特別的印象嗎?洪騰勝認為法學院的唸書環境,沒有校總區好,因為鄰近的街道常有遊行隊伍會影響到上課。記得有一次,在教授國際貿易理論的楊樹人老師的課堂上,大多數同學忍不住往外邊看遊行。老師也不作聲,待外邊街道平靜以後,老師才說:「你們實在不應該這樣,上課就是在聽課,外面吵鬧就當作沒有聽到,不可以有這樣的行為。」這令洪騰勝印象深刻,老師並沒有當場動怒指責同學,展現了修養與氣度。

雖然政治系與商學系主要的上課地點都在徐州路上的法學院,但洪騰勝還是會回到校總區的總圖書館唸書。記得有一次,他忘了他穿著木屐就走進圖書館,結果走路發出的聲響,實在讓他不好意思,只好脫掉打赤腳。他談到因為以前在南部時,大家習慣穿木屐,尤其是晚上,而不大喜歡穿鞋子。

北上念書的洪騰勝,不像其他外地生同學住在學校宿舍,而是住在父親與友人合買的一棟南陽街房子,共三層樓,一樓自己辦公,二樓租給日本公司,三樓租給香港公司,而洪騰勝則住在三樓的一個小房間,簡單的一張床,一張桌子而已,平常上下課他都是騎腳踏車往返學校與住家。

在台灣平均高中畢業出來工作的月薪為六百元的1950、60年代,他的零用錢一個月卻是八百元,並且這筆錢既不用付房租,平日的交通費也省下,按理說應該非常寬裕了,但他還覺用不夠呢,因為做人豪爽的他,常常會請同學吃飯。

大一初戀
大一時,洪騰勝欣賞一位同為政治系的毛同學,嘉義女中畢業,他形容這位女同學外貌並沒有特別出眾,個子也不高,還戴著一副近視五百度的眼鏡,但不知為何就是被她吸引,可能是因為她的笑容甜美,也可能是受她的才華吸引,比如說她在嘉義女中演講比賽不是第一名就是第二名。洪騰勝為了與毛同學有更多接觸的機會,又為了避免意圖過於明顯,因此找了要好的豐澤同學,豐澤同學再找了心儀的同系林同學,二男二女共組了一個小型讀書會,規定一週讀完一本書,然後選在週六或週日聚會,分享彼此讀後感,而四人同時也都是3H Club的成員。

但是讀書會續航力不足,才三個禮拜就流會了,畢竟一週讀一本書還要講心得,有點吃力,於是改約打網球,一個男生負責教一個女生(當然是教自己心儀的那一個)。洪騰勝還記得相約打網球的第一天,他睡覺的時候醒來五次,深怕自己睡過頭。並且清晨五點多就爬起來燒開水,還特地跑去「老大昌」買麵包,這一切就是為了幫毛同學準備早餐。他約毛同學清晨六點在他南陽街的住處碰面,再一起走路五分鐘到新公園(現今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當時新公園有四個網球場地。為了讓毛同學順利打到球,洪騰勝每次發球都得發到好球帶,並且不管多困難的球,他都想盡辦法回拍到毛同學可以順利打到的位置。早上經過這一番訓練,洪騰勝到學校上課都打瞌睡了。

四人網球約會,一個禮拜兩次,打了三個月,大概有十幾次,但這段期間,洪騰勝沒有感受到毛同學對他有任何的好感,或是講過一次好話。有一天,他實在耐不住地探問一下毛同學,剛才在球場上的笑是什麼意思,因為感覺不是很好,毛同學表示並沒有特別的意思。但不知是否因這樣的對話讓女生感到不舒服,回程五分鐘的路途上,他們彼此都沒講話,到了牽腳踏車的時候,毛同學才冒出一句話「你可不可以以後把我當成男同學看待,不要看成女同學」洪騰勝回答「很難」,她又說「Do your best」,說完就回去了。洪騰勝想想很不甘心,他已經花了那麼多心思、從讀書會到打網球,費了許多心力。於是寫了一封七張信紙的信給她後,就返回台南老家。暑假期間毛同學回給他一封一頁的信,其中有一段「……你的想法我都知道。不過這也不是你的失敗,也不是我的成功……」洪騰勝看到毛同學這樣稀鬆平常的對話,頓時,洪騰勝覺得過去的努力都化為烏有。

暑假從台南回台北的八月中旬某一天,他回家正要到三樓時,聽到樓下有高跟鞋聲響,洪騰勝一驚,毛同學來了,躲也躲不掉,只好禮貌性地請對方上來喝杯咖啡,各喝了一口後,時間凍結了三十秒,洪騰勝率先打破僵局「毛同學,對不起啊!是我錯了,事情都是我惹的,但我現在已經清楚了,沒事了」。毛同學說「沒有沒有,你不要這樣講,我正要問你,這件事情對你將來有沒有影響」洪騰勝心裡盤算,如果回答有很大影響,或許有挽回的機會,但他喝了一口咖啡故作鎮定地說「我想不會才對」。這六個字,語帶無奈,至今他仍印象深刻。語後洪騰勝轉移話題,提醒毛同學是這次3H Club的主持人,並且主動提議請大家吃飯,洪騰勝負責掌廚,毛同學負責採買。那次聚會辦完後,毛同學轉系到歷史系,洪騰勝也再沒找過她了。

戀愛二三事
大學時代住南陽街的洪騰勝,還回想起住在鄰近信陽街的一對母女。認識這對母女最初是在阿里山上。大一暑假,洪騰勝與友人一行五人上阿里山,結果遇上天災,以致鐵路毀損,於是他們被關在山上三天。在上山的火車裡,洪騰勝因獨自坐在較前端之車廂而對同車的一位漂亮女生留下好印象,但當時他並未有任何舉動。因緣際會下,當洪騰勝一行人上山看日出、穿著台大體育服在做體操時,他又看到這位漂亮女生,與她同行的還有一位太太,與一位年約六、七歲的小孩。無意間聽她們在涼亭與另一位男士聊天,得知這對母女就住在離南陽街非常近的信陽街。

於此之前,洪騰勝與這對母女都沒有機會對上話,終於趁著美麗的雲海當前,找機會邀請了這對母女與他們一行人合拍照片,為日後見面留下給照片的藉口。在被困山上的三天裡,每天吃兩餐和同學打牌玩NAPOLEON消磨時間等待鐵路修好通車。被困第一天中午,有同學提議邀請這對母女來一同打牌,派洪騰勝出面相邀,這機會被洪騰勝把握住,結果成功邀到。原本,洪騰勝對這位年齡相仿的漂亮女生印象很好,但這位女生在打牌的過程中,氣勢兇悍,母親打錯牌立被斥責,洪騰勝有點被嚇到。

大家各自回家後,洪騰勝寫一封信給這位女生,說明原來兩家住得這麼近,以後希望有機會可以去拜訪,女生回信表示歡迎。於是,還真的大家相約每週六在女生家聚會,一起打牌、唱歌,聚會的成員也包括阿里山的那些同行者或是更多。女生的媽媽曾經暗示,希望這位女兒能與他們這群台大男生任何一位有進一步的交往,但大家最清楚,就屬洪騰勝最適合。但洪騰勝總覺得這位女生在刻意避開他,終於忍不住寫信問這位女生到底為何如此?後來,這位女生帶著一位小學生到洪騰勝的住處聊天解釋,還說要請他看電影。但那次電影看完後,也沒什麼進展,沒牽到手,也沒講什麼話,連去喝杯咖啡也沒有。洪騰勝感覺對這個女生並沒有衝勁,雖然這位女生後來曾和朋友一起到他台南老家作客,但也就這樣無疾而終了。洪騰勝回憶這位女生的媽媽人真的很好,每當他晚上不睡覺要溫習功課時,會請這位媽媽,待他睡覺兩個小時後,半夜十二點來叫醒他讀書。

掉進往事回憶中,洪騰勝不吐不快,忍不住又談起另一件插曲。洪騰勝喜歡打獵,高中時買空氣槍,大學時買獵槍,並且喜歡一個人上山至野外打獵。有一天,同住南陽街三樓香港公司打雜工的男生,想跟洪騰勝一塊兒去打獵,在搭往宜蘭方向的火車時,在八堵站時遇上一位微微心動的女孩子,制服上寫著基隆商職二年級,為了不放過這個好機會,他特地留意女孩在猴硐站轉搭平溪線上山。於是第二禮拜的週六,洪騰勝沒攜帶獵槍,找了一位同學陪他再次追尋那位女生的蹤跡,果然沒有白跑,又遇上那位女生。洪騰勝未說明實情,把同學留在火車站附近,自己一路跟隨人家到半山坡上的家門口,只差三公尺的距離,洪騰勝終於開了口喊「小姐」,她回「幹什麼」,聽女生語帶兇氣的回答,洪騰勝一時語塞,女生就進家門了。

後來,等下班火車的空檔,洪騰勝把這個故事講給莫名其妙陪他搭火車的同學聽,他的同學快笑死了。等車的時間,特地找靠近半山坡的一家飲料店歇息,洪騰勝忍不住向店主打聽,是否認識山坡上的那家女孩,沒想到這位店主竟然是女孩的叔叔。洪騰勝為了討好叔叔,還多點了兩盤西瓜和一大瓶汽水捧場。吃完西瓜,洪騰勝提筆寫下想要跟她認識做朋友的簡單紙條後,請這位叔叔代為轉交,於是就要趕搭火車了。結果,坐上車等待開車時,他的同學提到這位叔叔有點奇怪,走路不太靈活,講話好像也不是很順暢,質疑真的想要認識與他有血緣關係的姪女嗎?洪騰勝心念一轉,折回店家,要回紙條,跳上火車,也就此斬斷了緣份。

談了許多戀愛小事,洪騰勝跟他太太卻是在他大四相親時認識。洪騰勝是長榮中學畢業,他太太則是長榮女中畢業。猶記相親當天的場景,在台南一家有名西餐廳的長桌上,雙方家人各坐一排,男女主角卻是坐在對角線的位置。女主角一進餐廳,先跟同樣是長榮女中的洪騰勝妹妹打招呼,女主角初登場的笑容與講話神情,洪騰勝心裡暗自打了一百分。雖然當天的飯局,男女主角彼此都沒講上話,但緣分宛如天註定。洪騰勝的母親在相親完,當場問他「怎樣,OK嗎?」他回說「100分,OK。」於是母親後續再安排了兩人見面。接下來的週日,洪騰勝搭乘七小時的莒光號從台北下台南,與女主角約會。第一次約會,在台南公園散步時,女主角主動詢問他兩人會不會在一起,因為民風保守的年代,鄰居已經看到他們兩人走在一起了,如果沒有結局會很殘忍。洪騰勝回覆好,並且還買一個手錶送她。於是,結婚的年紀,男方二十六,女方二十三。

五種外語
英文、日文、德文、法文、西班牙文,洪騰勝總共會五種外語,除了英文是初中開始學,以及德文是大二選修第二外國語,以應付考試的心態而學習了兩年,其他三種外語都靠著自學而成。大學畢業之後,1963年因為對日貿易的需要,買了兩本曹欽源著的日文讀本認真自修了一年半,算是打下了基礎,而學習法文的機緣最為特別。

1974年,洪騰勝帶著雙親環遊世界八十八年旅程中,其中在德國法蘭克福的最後一個早上,跟雙親談話結束後回到自己的房間時,他看到打掃他房間的一位高高瘦瘦年輕小姐,於是向前用英文詢問:「妳是德國人嗎?」,小姐回答:「不是,我是法國人。我來這裡學德文,順便打工。」 洪騰勝心想這是一個機會,掏出當時相當於台幣六千元的一百五十塊美金小費給她,希望這位法國小姐能答應他,讓他回台灣後能夠寫信給這位就讀巴黎大學二年級的法國女大生。

抵達台北後沒幾天,洪騰勝正準備用自家販售的英文打字機打信給她,但才開始打幾行隨即冒出「如果能用寫法文寫信給她該有多好!」的念頭。於是他火速跑去書局買了法語學習相關書籍,有會話書,有文法書,還有一本字典,為了能盡速完成法文書信,開始每天五小時的法語自修學習。當時連他太太都不知道他在念什麼,以為他在念英文。經過三個禮拜的苦讀,讓他有了基礎。後來他寫了一封差不多十幾行的法文信,還複印了一張,希望法國女大生幫忙修改後再回寄給他。結果,兩個禮拜後信來了,洪騰勝燈光一照,怎麼裡面只有薄薄的一張,影印信呢?好吧!直接拆開讀讀。女大生第一句話說「想不到你怎麼會法文,非常驚奇!還有,你要我給你改的,沒錯,我就沒改了。」這句話讓洪騰勝很振奮,從那時候起,他幾乎天天留下一部分時間溫習法文、溫習德文和日文。

當時,他還雄心萬丈想自修俄文,於是跑到書局買了同樣修法文的那些學習俄文的書籍。俄文學習書買回來後,花了兩個月將俄文的發音全部唸完,但因沒有像學法文般學習的「動力」,而且在莫斯科也沒有生意往來,沒有練習寫信的對象,於是最後放棄了。後來改學西班牙文,也是如同日文、法文的自修模式。

1983年1月起,他下定決心每月即使飯店工作忙碌,也得犧牲睡眠完成每日三小時自修外語的目標。由於英文最重要,所以每日分配一小時,其他四國語言,每種各半小時,全部加起來剛好是三小時。他非常有毅力地花了七年的時間,每天複習三小時外語,他說「哪怕半個小時也很重要,只要你每天認真。」洪騰勝有一本其他人從未見過的語言自修紀錄本,上面密密麻麻的自修紀錄,每天每種語言如果有唸到表定時間,就繪畫一個圈圈,該月所有圈圈都畫滿後,就是一百分。前六年十一個月,每個月都一百分,只有最後一年的最後一個月,十二月,由於籌備職棒,因為隔月,1990年3月台灣職棒開打,加上許多預料不到之事接踵而至,自修計畫宣告功虧一簣。但平心而言,他的確已經盡力了!

這七年苦讀外語的歲月,洪騰勝坦承實在很辛苦,尤其他是個一旦決定就要貫徹始終的人。有一次為了達成自己設定的一百分目標,甚至在最後一天,犧牲睡眠一口氣念十八個小時,以補之前的不足。「結果職棒成立幾個月後,還是一年,我就生病了。來個猛爆性的肝炎。唉呀!嚇死我啦,我都吃不下去,我還以為胃痛。」洪騰勝說他從來沒有住院過,就是那一次住院了,「那一次實在太累,壓力太大,加上又念書,又職棒,又工作,又貿易,又飯店。」洪騰勝最後體認到健康還是最重要的,「在健康沒問題之原則下,事業和學問之精進才有意義與價值」這是洪騰勝當時寫下的座右銘。

翻閱著外語自修紀錄本,他回想起,雖然職棒正式開打的那一年,他沒有持續自修外語,但是隔年他又拾回每日自修外語的習慣,「惰性和驕傲都是敗因,唯時刻具危機意識,努力奮鬥,方能有成」紀錄本如是記載著那年的座右銘。

棒球之愛
從小就喜歡打棒球的洪騰勝,雖然在大學時代沒有加入棒球隊,因為硬式棒球容易受傷。但是大學畢業之後,在八德路勝騰貿易公司經營兄弟牌英文打字機的事業時,即組成一支棒球隊,規定男性員工禮拜六一定要打棒球。而且打棒球可以不用請假,也不用扣薪水,就是跟洪騰勝一塊去打棒球。大家穿著「兄弟」兩字的球衣,在台大校園打棒球,有時會在(舊)體育館旁邊的空地打球,也會在家畜醫院前的草地打球(約現今新總圖基地)。

從貿易公司棒球隊,到兄弟飯店的業餘棒球隊、職業棒球隊,棒球之路一路走來洪騰勝不遺餘力。旅日棒球名人王貞治曾問他為何要在台灣創立職業棒球,洪騰勝說「給台灣球員一條路走」,沒有給球員一條路走的話,球員永遠只是業餘的,業餘的哪能生活?洪騰勝做他認為該做的事。1990年以前,業餘棒球隊例如合作金庫、台灣電力公司,業餘球員的薪水每月才一萬五千塊,而兄弟飯店成立業餘甲組棒球隊時,球員每月薪水達三萬元,所以迫使其他業餘隊伍不得不改成兩萬元。但是一個月兩、三萬的薪水,很難培養好的棒球人才,所以他想為台灣創造職業棒球的環境。

洪騰勝為中華職棒聯盟首任秘書長,談到當初為了聯盟創立,向內政部申請立案為社團法人時,內政部還不准使用「聯盟(LEAGUE)」兩字,內政部希望他們使用協會、聯合會的名稱。但是洪騰勝不死心,遂找時為奧會的副秘書長李慶華交涉,李慶華為當時行政院院長李煥之子。洪騰勝雖然與李慶華彼此不認識,但李慶華瞭解了他的情況之後,找了許水德部長協助。結果部長問他「洪先生,你非用LEAGUE不可嗎?」洪騰勝說「不用不行,一定要用LEAGUE。」部長笑了一笑說好,於是兩三天之後內政部核准的公文就下來了。

問起職業棒球隊的「兄弟」球衣,為何選擇黃色呢?洪騰勝回答因為最亮眼也最明顯奪目。談到後來兄弟棒球隊因球員涉賭放水案只好忍痛賣給中信一事,不免些許感傷。經營兄弟棒球隊,一年的費用是六千萬,洪騰勝說他其實願意繼續投資在球隊上,但如果球隊關係以致公司形象受損,卻是難以忍受的。洪騰勝認為,帶人要帶心,兄弟球隊如果後期還是由自己親手帶領,也許不會發生這種憾事。

未來藍圖
雖然棒球之路曾遇逆境,但他對於棒球之愛依然不減。即使年近八十的他,對於棒球未來還有想要實踐的夢想。他想成立「台灣軟式棒球推廣公司」,並且強調使用公司名義,而非社團法人,因為社團法人四年就要選一次理事長,但公司的董事長卻是永遠的,熱愛的棒球事業不想假手於他人。由於硬式棒球容易受傷,洪騰勝致力於推廣軟式棒球,不分男女,不分年齡,全民都可以打。進一步,他想將推廣觸角深入公司行號,讓同公司的成員組隊。洪騰勝的目標希望全台灣能有一千支以上的軟式棒球隊,讓棒球運動風行全台。

2016年11月即將在桃園龍潭區兄弟飯店棒球場旁動工的棒球名人堂與花園大飯店,即這個夢想具體落實的第一步。其實訪談的一開始,洪騰勝就忍不住拿出名人堂與花園飯店的建築示意圖與我們分享。名人堂規劃五層樓,除了棒球相關歷史與文物的展示空間之外,兩層樓永久免費給名人堂協會使用。名人堂裡還設有棒球學校,免費教授棒球規則與知識給普羅大眾。洪騰勝認為如果愈多人懂棒球,就可以增加進棒球場的觀眾,也可以增加看棒球轉播的觀眾。另外,名人堂也會聘請外國教練來指導選手與裁判,提升棒球選手的戰力與實力。

最後,我們笑問洪董事長以往不是不太喜愛接受外界訪問,而這次卻爽快接受了台大校史館錄影訪問?洪騰勝一脈率性的說:「都已經獲頒傑出校友了,你要採訪就採訪啊,啊不然怎樣(笑)」平常的他,如果出現在球場,會故意戴墨鏡以避免球迷找他拍照或簽名。面對外界媒體,他向來低調,因為在他的觀念裡,「莫忘初衷」很重要,喜歡出頭的人往往會忘記初衷,並且忙於應酬,沒有自己的時間,做人必須要不斷地學習。

近八旬的臺大,藏有多少奇聞逸事,讓我們一起發掘尋訪臺大生命的軌跡。
在回應校史講古之餘,若您想分享精采且鮮為人知的臺大正史或野史,
歡迎透過e-mail投稿:historygallery@ntu.edu.tw,謝謝。
You are welcome to submit stories about NTU, please e-mail to historygallery@ntu.edu.tw.